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

劉雲樵大師門下的武術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劉門武藝門人、劉雲樵宗師再傳弟子:師承葉啟立老師、林松賢老師。「劉門武藝(香港)勁定會」官方網站:www.baji-hk.org

网易考拉推荐

劉雲樵的「入室弟子」──學生眼中的葉啟立 [韋雙翎]  

2011-11-26 02:00:44|  分类: 武壇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背景資料

葉啟立老師為武壇「壇」字輩弟子,現為中華民國八極拳協會顧問。葉啟立老師跟隨劉雲樵師爺多年,對武術有獨到的見解,曾撰寫多篇論文。

近日因緣際會,奉林松賢老師囑咐與葉啟立老師聯絡。自2002年大學畢業,轉眼之間十年便過去了。回想上一次與葉老師見面,是2010年2月份的事;而上一次受葉老師指導,亦已經是2007年的春季了。

 

劉雲樵的「入室弟子」──學生眼中的葉啟立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
大學時代的葉啟立老師

 

劉師爺的「入室弟子」

劉雲樵師爺晚年時,只親自教四個學生(第一班),葉啟立老師即為其中一人。(由於剛好四人,在弟子晚輩之間,私下戲稱為「武壇四大金剛」。)

據林松賢老師說,劉師爺教學時把門關起,只有他們四人在室內,外面的人看不見。而林老師所屬的「教練進修班」(第二班)在後院裡學,由他們四人帶領,劉師爺再作說明及調整。

至於其他的「教練培訓班」便由這兩班的教練去帶:第三班在地下室,第四班在前院。出院門外還有三個訓練班:第五班在停車場,第六班在公園,最後一班在河邊。若按所處位置而言,稱葉啟立老師為劉師爺的「入室弟子」,可謂當之無愧。

 

劉雲樵的「入室弟子」──學生眼中的葉啟立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  
1985年,陪同劉雲樵師爺(中)出席武學講座的三位「入室弟子」:
葉啟立老師(左一)、翁中良教練(左二)、盧長貴教練(右)

 

「武學」必然強調技擊

在林松賢老師的指引下,2000年的暑假起,我有幸隨葉啟立老師學藝,修習「陳家太極拳」及「六合槍」。

當時我才二十出頭,血氣方剛,頗受不了那種緩慢之感;推手化勁的練習,也不及拳來腳往般爽快。所以當林老師執意讓我修習「陳家太極拳」時,實在哭笑不得。

這時候,心裡唯有如此安慰自己:「這既然是習藝必須過的一個關口,那便勇敢地邁過去吧。」(那時尚未知道,劉門八極還有「要站得比狗還要矮、走得比太極還要慢的『低樁六大開』」這一回事。)

直到正式跟葉啟立老師開始練習後,我才發現太極拳並不是這樣的一回事。

葉啟立老師認為「所有武學都強調技擊之道」,所以對動作的用法,都很著重說明,並讓我們一一試用。尤其指出「慢」是練法,「快」才是用法,要把「陳家太極」的招式打出來,必須以「炮捶」為依據。

 

劉雲樵的「入室弟子」──學生眼中的葉啟立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  
拜師入門儀式後與葉啟立老師合影

 

古籍為本,科學為用

葉啟立老師在大學時,本科專業為「生物學」,所以在武術研究上,他不但勤於博覽拳家古籍;更能透過西方科學的眼睛,來審視東方武術的內涵。例如從人體的骨骼結構、肌肉運動模式,來詮釋「放鬆」、「沉墜」的原理。

在靜態中的放鬆,是讓骨骼之間自然承托,這可理解為「沉墜」;只有讓身體沉墜後,各關節才有穩定的支點,槓桿原理才能有效產生。另一方面,動態中的放鬆,是讓動作發動時,減少不必要甚至反需要的肌力,簡言之是避免抗拮現象的出現,使力量更為純粹,這可理解為「發勁」。

今天,這些理論在網上已經俯拾皆是;但當年的電腦網絡技術剛剛起飛,資訊遠遠不及今天發達,(即使是著名的「華山論劍討論區」,也是1998年夏季才出現的),對我們一群不滿足於「練,就對了!」的大專生,葉教練的言論可謂深具啟發性。

 

劉雲樵的「入室弟子」──學生眼中的葉啟立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  
2004年8月,陪同葉啟立老師及林松賢老師,一同到廣州拜訪馬明達教授(左三) ,請教拳譜古籍的詮釋問題

 

「大槍」是八極拳的根

葉啟立老師很強調大槍術,認為槍法為八極拳的根本。

當時我們要練「六合槍」,結果帶來的都是「白臘杆」,還裝上「紅毛槍頭」。葉老師看到便笑了,跟我們說「你們要耍花槍啊?」

結果那根白臘杆,到了他的手上如同一根小牙籤。尤記得他露了一手「拋梭槍法」,先持成中平槍,然現把槍從頭頂一繞到背後,再把槍一送,槍便如箭般從他背後往前射出;他卻不慌不忙,翻身向前一手握住槍把,往回一帶,又成中平槍勢了。

露了這一手,葉老師隨即說:「這些是花招,中看不中用的。」結果我們練槍,就專練「封、閉、扎」這三下。直到熟練動作後,便要放下充滿彈性、柔軟輕盈的白臘杆,開始扛起紅木刨製、堅實沉重的大槍了。

 

劉雲樵的「入室弟子」──學生眼中的葉啟立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  
葉啟立老師(中間三人之左)正在指導大槍練習

 

後者要超越前者

在拳術上,葉老師尤其強調「試手」,認為「練不能用的拳,還不如學跳舞好了。」

有時,當自己被他挑出來試手時,自己心裡總以為「對老師不得無禮」,出手時總有所保留;結果反而被罵慘了:「你在耍我啊!你不真的出手,怎知道技藝有沒有用?」

或許葉老師頗受現代的西方思想所影響,經常提倡「批判思維」,強調「後者要超越前者」,往往說:「你若能擊倒我,是我該檢討自己。我們要知道技藝的實際價值,而不能光用信仰去支撐。」

不過,他也不忘補充了一句:「在還沒有真正明白技藝的內涵之前,可不要太早批判,否則你練的便不是八極拳,只是你個人的武術了。」

 

劉雲樵的「入室弟子」──學生眼中的葉啟立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  
2010年2月,與中浩先生(左一)等眾師兄弟回到八極拳協會台北分會,拜訪葉啟立老師(中)

 

後記

之後數年,再隨葉啟立老師學習了「迷蹤」、「八極」、「劈掛」、「八卦」、「六合螳螂」諸技,在每一拳術系統的教學上,葉老師都先為我們鋪出地圖,讓我們知道每一階段的目標及意義何在。

當我大學畢業,回港在即之際,葉老師贈予一副「雙鉞」留為記念,至今我仍視為珍藏,絕不輕易示人。

轉眼十年,葉老師對武術的觀念亦已有大幅改變,近年對武術的看法,亦與一般坊間的見解相去頗遠,但他從不爭辯,只堅持嘗試與實踐。在他身上沒有「大師」的架子,待人誠懇,維持尋常平淡的練習,默默耕耘,風雨無間;十年前如是,今天如此,十年後亦必如是。

劉雲樵的「入室弟子」──學生眼中的葉啟立 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  
葉啟立老師所贈的「雙鉞」

 

 

勁定門人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爲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http://ntnuteenage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0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