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

劉雲樵大師門下的武術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劉門武藝門人、劉雲樵宗師再傳弟子:師承葉啟立老師、林松賢老師。「劉門武藝(香港)勁定會」官方網站:www.baji-hk.org

网易考拉推荐

據〈劍訣〉重構〈劍說〉──《手臂錄》劍術解讀(2)[韋雙翎]  

2012-04-07 01:16:41|  分类: 劉門劍術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背景資料

之前分享的〈〈劍訣〉與〈後劍訣〉今譯〉一文,是我在大學時代的語譯,在字面而言已經足夠了。然而在我畢業之後,蒙幸得到吳宏一教授給予機會,得以擔任他的研究助理並隨之學習。在那幾年的鍛煉中,讓我對如何處理古籍有更深的體會。

2004年完成了〈吳修齡生平及其《手臂錄》版本發展初探〉一文,2005年再寫成了〈《手臂錄》中有關劍技之章句發微〉。兩文均以學術論文規格寫成,分別為12000字及8000字,內容甚為枯燥。為了讓自己的心得不致湮沒,特此摘錄其中要點,再作重新組織,直接讓結果〈劍說〉呈現出來,聊供大家參考之用。

  

原文:將〈劍訣〉化為〈劍說〉[韋雙翎]

以「槍」為假想敵來談諸器

傳統武術中千古不變的定論,就是「一寸長一寸強」,這是無法質疑的事實。然而我們永遠無法保證,自己手上的兵器一定能比對方的長,因此「以短接長」的技巧才會出現,亦是在沒有選擇之下的唯一出路,絕對是以身犯險的孤注一擲。

明末由吳殳所著的《手臂錄》以槍為主軸,綜論了槍、棍、刀、劍等等器械,並在「槍為諸器之王」的前題下,以「槍」為假想敵去談論各式器械的用法,〈劍訣〉亦正是如此。

但〈劍訣〉及〈後劍訣〉的文字實在太隱晦,如何解讀為宜?

 

以《手臂錄》全書來找劍法

若要找解讀的線索,最好是在同一位作者的同類著作內尋找,因為若參考別家作者的著作,當中的術語、定義都不盡相同,如此作關連解讀將有可能造成牽強附會,甚至與原作者的意思背道而馳。

所以在閱讀〈劍訣〉及〈後劍訣〉時,把範圍擴大至《手臂錄》全書來看,可以發現尚有許多篇章片斷,其實暗示了劍技的一些具體描述。這便印證了吳修齡在〈行著〉中談及「萬派歸宗」所言的:「手法、身法、步法俱備於前文諸法中,真如之書亦然,好學深思之志士,能默識之。」

因此使我忽發奇想:〈劍訣〉和〈後劍訣〉兩篇只是「謎面」、「目錄」,是引導讀者在其他篇章尋找資料的指引。我們得像解謎一樣,在《手臂錄》的其他篇章中,尋找具體的答案。

因此,我試從《手臂錄》其他篇章中所得的類似章句,略作修改增補,將〈劍訣〉譯成〈劍說〉,從以望使這篇文章的微意顯露出來。謹將譯文述於下:

 

從《手臂錄》中集句而成的〈劍說〉

長兵者,以木為柄,故在手已可神其用;而短兵者,苟以臂運之,非足利猶不堪用矣。然足若如風,雖手持三尺,丈八之槍猶可破之。

余習槍三十年,今得漁陽老人教余劍術。劍法者,其用分三門:左者龍門,右者虎門,中者蛇門。

進龍門者,手前身後,列右身于前以誘人,謂之現刀勢;待彼槍戳我右身,則我進左步,側身進其槍內。

進虎門者,身前手後,列左身于前以誘人,謂之隱刀勢;待彼槍戳我左身,則我進左步,側身進其槍內。此二勢,皆列身誘之,待其單殺手實進,則劍砍削粘杆以破之。

(原文:長兵柄以木,短兵柄以臂,長兵進退手已神,短兵進退須足利,足如毚兔身如風,三尺坐使丈八廢。余擅梨花三十年,五十衰遲遇劍仙。劍術三門左中右,右虎中蛇左曰龍:手前身後現刀勢,側身左進龍門亟;身前手後隱刀勢,側身右進虎門易。二勢用手身誘之,彼取我身手出奇。)

 

若遇會家,必知我奇正所用,則戳我持劍手矣。我則稍收劍忽退,順其勢或左或右又進,貼杆直入取其胸腹,乃進蛇門者也。出入乎此三門,可左、可右,可進、可退,可虛、可實,六法相生,百變生焉。

短當長,于其忽退時,能追入粘住,不令脫去,則勝;彼若能虛退,則必敗。若彼虛退,我苟能識破,決然竟入,則彼便同赤手矣。蓋長之所以制短者,用其虛也。然遠則可以用虛,近則不得不實;我直進迫近彼槍,使彼不得不實發,實發則不過單殺手,我可以砍削粘杆竟入矣。以劍降長,必須拚命撲身,此死中求生之法也。

(原文:黠者奇正亦能識,舍身取手主擊客。我退我手進我身,左翻右躍如獅擲。虎躍不入龍,龍翻不入虎,龍翻虎躍皆蛇行,直進當胸不可阻,左右進退有虛實,六法相生百奇出。彼退我乃進,彼退有奇伏;彼進我亦進,彼進乃窮蹙。撲身槍尖迫使發,死裡得生坐鐵屋。)

 

以余之槍破余之劍,槍之虛處,變幻百出,必非劍所能禦,而實處惟有一桿,苟能制之,則無以用其虛矣。(註:上文本出自吳殳〈單刀圖說自序〉,原文字眼為「刀」,唯同篇末段即言「斫削粘杆, 餘本得之漁陽老人之劍術,單刀未有言者。移之為刀,實自餘始」,則估計此二法之「刀」本即為「劍」,故此處一律改為劍,敬請注意。)

此等劍法,若能拚命撲身,則槍猶可能破也。余學諸器,至今已五十之年,方初知囊中之真劍也。

(原文:嘗以我矛陷我劍,矛多虛奇劍實戰,當其決命爭首時,劍短矛長皆不見。自笑學兵已白頭,初識囊中三尺練。)

 

〈後劍訣〉解

劍器輕清,其用大與刀異,不可竟用砍斫,必以直行以直用其鋒,方得劍之幽元矣。

(原文:劍器輕清,其用大與刀異。劍訣實有所隱,恐古人之心,終致淹沒,故又作後劍訣一絕微露之。

劍術真傳不易傳,直行直用是幽元。若唯砍斫如刀法,笑殺漁陽老劍仙。)

 


附錄:網友icefire的回應(2012-07-03)

在本文發表之後,網友 icefire 對本文的內容有所斟酌提點,頗有見地,謹略作編輯潤飾,不改文意恭錄於下,以茲讀者參照。


原文:

一)「斫削、粘槍」招式的源頭

雙翎的思考,一律從吳殳〈單刀圖說自序〉中「斫削粘杆,餘本得之漁陽老人之劍術,單刀未有言者。移之為刀,實自余始,安得良倭一親炙之。」一段文字而展開的。然而根據上描述文字立論時, 有否注意吳殳手臂錄中〈單刀手法說〉另有一段,意思和兄意思稍有異? 

將〈劍訣〉化為〈劍說〉──《手臂錄》解讀(二)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
圖:韋雙翎所藏的「澤古齋重鈔」《手臂錄》(影本)原文
 

吳殳《手臂錄》〈單刀手法說〉中云:「單刀手法向有提下、鈎上、革左、革右之類。餘以其不能制槍,故皆不取。唯倚劍術,斷取沖斗『斫削、粘槍』二法用之。」

這段文字明顯地說:吳殳是斷取/或截取程沖斗的單刀技法「斫削、粘槍」二法用之。為何吳殳不說斷取漁陽老人劍法而來。而只說唯倚劍術?而且程沖斗的《單刀法選》原來包括的招式,比吳殳單刀圖說還多。而且成書時間更早。吳殳只能說是挑選沖斗的招式來用,談不上自創用法。

將〈劍訣〉化為〈劍說〉──《手臂錄》解讀(二)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
圖:韋雙翎所藏的《單刀法選》(影本)原文

雙翎按:吳修齡的老師石敬巖,與劉雲峰同學倭刀。程沖斗得之劉雲峰,文中已備載;而吳修齡雖未明言,但得之石敬巖亦不為奇。故二人所學,理當同源,且倭刀法本有勢而無名,程沖斗為諸勢立名並已刊行,吳修齡據其書而立說,亦是方便。惟考《單刀法選》全書並無「斫削」法,亦未載「粘槍」之技,故愚以為吳殳所言,宜句讀為「斷取沖斗『斫、削』粘槍二法」,即從《單刀法選》中,斷取以可以斫、削之諸勢而立論之意。)

將〈劍訣〉化為〈劍說〉──《手臂錄》解讀(二)[韋雙翎] - 韋雙翎 - 勁定門人──韋雙翎
圖:韋雙翎所藏的《陸世儀文集》〈石敬嚴傳〉(影本)原文


另,請看程沖斗《長槍法選》的〈長槍式說〉:「……今軍伍中多用竹竿……大扺竹不耐用,拿攔擊刺之間,力大則破矣……」程沖斗著作已提到軍中槍桿多用竹,而且竹不耐用。拿攔擊刺之間,力大則破。正好和吳殳「斫削、粘槍」之法其意相近。

 

二)直行直用是幽元

雙翎指吳殳〈後劍訣〉中:

1) 全訣並無「刺」字,「直行直用」並無「只刺不砍」之意,不知兄何所據?

2) 全訣並無「不可用刀法」之意,只有「不可只用刀法」之意。

其實吳殳兩本著作《手臂錄》與《無隱錄》,都沒有明顯提到漁陽老人的實際招式用法。但要劍「直行直用」。基本上最大可能性就是刺的意思。

當然兄可以假設有刺亦有砍,但古人文章沒提到,就不能假設其為有。「若唯砍斫如刀法」只能表示像刀法只有砍斫,不能算是劍法基本用法。

例如:吳殳亦無提拋飛劍,我也不可以說「直行直用」並不否定「只刺不飛」?除非是游戲文章,否則精確是考據的基本準則。

 

三)刀劍字眼需精確

雙翎認為「『斫削粘杆, 餘本得之漁陽老人之劍術,單刀未有言者。移之為刀,實自餘始』,則可知此二法之『刀』本即為『劍』,故弟全改為劍,不知有何誤導之嫌?」

弟認為不論自己覺得古人意思為何,引文如更改字眼,等於強加自己意思於古人頭上。讀者不察,會誤以為是原文內容和意思。望兄多加留意。

 

四)步法,倭寇刀法破槍的方法

在明代文獻記載,強如日本刀,即使確可斷槍桿,倭寇亦不是用斫削粘杆為破槍的主要方法。斫削粘杆是结果。大槍扎來,不能保證一定成功斷桿自保。倭寇是對槍防守時,以奇詐詭秘,飄忽如風的左右跳躍/橫行蹲步之步法防守和入位,輔以刀擋勾斫削槍桿。

茲引文於下,以供參考:

程沖斗《單刀法選》:「其用法,左右跳躍,奇詐詭秘,人莫能測。故長技每每常敗於刀。」

屈大均《廣東新語》〈語器〉:「其人率橫行疾鬥,飄忽如風;常以單刀陷陣,五兵莫禦……,蹲以為步,退以為伐。臂在承腕,挑以藏撇。豕突蟹奔,萬人辟易,真島中之絕技也。」

茅元儀《武備志》:「長刀,倭奴之制,甚利於步,古所未備。」

 

結言: 

弟不說是劍只能刺;但以斫削粘杆防守,對軍中竹桿槍尚可,對堅木大槍則未可料。

而且真實歷史上以短兵對槍。日有倭寇仗步法。中有明代壯族土司時代的瓦氏夫人的雙刀(按:即雙刀歌中的運雙刀領狼兵的女壯士)。

狼兵是明朝戚繼光陣法出現之前,除僧兵外唯一可正面對敵而戰勝倭寇的部隊。胡宗憲在其著《籌海圖編》中盛讚他們「能以少擊眾,十出而九勝」。

古代西方有羅馬和西班牙的劍盾兵。(按:羅馬是以大盾防槍和箭並推向敵人, 再以短劍在盾側刺人。西班牙兵是在雙方長槍(Pike)互推時,持小盾轉到槍下殺敵。)

以單手劍對堅木大槍,還要斫削粘杆,除非雙方技術兵器相差極遠,否則難有勝望。


勁定門人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爲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http://ntnuteenage.blog.163.com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0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